武漢愛與親密工作室

專業、專注、專情婚戀咨詢十三年,已幫助
對危情客戶重獲幸福!

專業、專注、專情婚戀咨詢十三年,我們已幫助對危情客戶重獲幸福!咨詢熱線:027-88776006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媒體報道 >

走近武漢“裸婚族”:真愛無關房車

走近武漢“裸婚族”:真愛無關房車

荊楚網--楚天金報記者海冰 王璐 通訊員徐岚 張婧 2010-03-25 06:36:00

http://www.cnhubei.com/xwzt/2009zt/wuhanweek/week35/tj/201003/t1036904.shtml


 

提要:
  “沒房沒車沒鑽戒,不辦婚禮沒蜜月”,眼下,這種“裸婚”的形式受到不少年輕人追捧。他們爲何選擇這種如此“簡潔”的結婚方式?記者采訪了部分“裸婚族”,了解到他們不失精彩的婚戀故事。
 
  花光數萬存款爲“准婆婆”治病
  大齡女“裸婚”不言悔
  邬瑩是名公務員,追求她的人也不少,但邬瑩對感情奉行“甯缺毋濫”原則,三年前選擇了志趣相投的于洋。于洋在一家央企上班,他倆月收入加起來近萬元,但在人生非常時期,他們理智地選擇了“裸婚”。
  2008年,于洋的母親突然查出患肝癌晚期,這對他如同晴天霹雳。于洋家條件一直不很好,母親靠擺地攤供他念完研究生。于洋很孝順,這點邬瑩很看重,因此堅定地支持著他。即便醫生都建議“別再花冤枉錢”時,他們也沒放棄,仍四處求醫問藥。于洋花光全部積蓄,邬瑩也拿出數萬元存款。“最終沒能留住他的媽媽,但我覺得很值。”邬瑩說。
  他倆都是70年代末生人,不想給家人增加負擔,遂決定結婚一切從簡。2009年9月29日是個好日子,征得家人同意後,兩人去登記結婚。沒有婚紗照、沒有鑽戒、沒有彩禮和陪嫁品,領完證,他們去吃了頓西餐,算是慶祝。今年春節,趁親朋拜年之際,在家請大夥吃了頓飯,宣布了婚訊。“裸婚”不等于不追求生活質量,他們決定把錢花在刀刃上。兩人都愛運動,每年辦理健身卡、遊泳卡的費用在4000元左右,工作之余,邬瑩還考取了瑜伽教練資格證。于洋也常說,自己加把油,把工作搞好,爭取早點買房。
  邬瑩堅信,“婚姻是一雙鞋,好看與否是給外人評說的,合不合腳自己最清楚,只要心在一塊,勁往一處使,生活會越來越好。”
  
  月薪買不到一平方米房子
  他們在平淡中體味幸福
  林青和李晨都是“80後”,林青在雜志社做編輯,李晨大專畢業後在武漢鐵路局武漢客運段上班,每天鐵鉗、錘子不離手。兩個人的婚姻,外人看來有頗多遺憾,但他們卻很知足。
  個性張揚的“80後”裏,李晨算是個特例,說笑逗樂、甜言蜜語這些小“花招”,他幾乎都不會。“李晨屬于付出多于表白的那種。”林青說。最難得的是,他還燒得一手好菜。“值得嫁的男人有兩種,一種是有錢的,一種是會做飯的。”兩年後,林青和李晨結婚。
  他們都在農村出生,李晨因姊妹多更是吃“百家飯”長大。作爲一名80後“蟻族”,林青畢業後被一家知名雜志社錄用。因上班不到兩年,工資不高。比林青早兩年工作的李晨,因花錢大方也沒攢下多少錢。到談婚論嫁時,偏又遇到房價瘋漲,月薪付不起兩人心儀的房子的一個平方米,“我們不約而同想到‘裸婚’”。
  婚後,他倆依然在這座城市奔波,他們搬進了同一間出租屋,過起了“蝸居”生活。早晨,他們一起起床,一起刷牙洗臉,一起手拉手出門,然後奔向各自上班的方向;下班後,他們們一起下廚,一起進餐,一起刷碗,一起散步,然後相擁入眠。林青感慨,“我們不曾覺得婚姻因太‘裸’而辛苦,在共勉的人生中,我們體味了平淡的幸福。”
 
  母親重病讓她突然醒悟
  8年愛侶完成老人心願
  江淩和武兵老家都在我省農村,他倆之前在上海工作,兩個月前回到武漢發展。談了8年戀愛,他倆去年領了證。江淩向同事和朋友宣布,婚禮不要儀式、不收紅包。
  兩人是大學校友,大二時在一次大學晚會上一見鍾情。2004年,大學畢業後,江淩去北京電影學院讀碩士研究生,武兵簽約天津一家航運公司成了一名海員,常年在國外跑船。兩人半年才能見一次面。武兵對江淩說:“你畢業後,你去哪裏,我就去哪裏。”
  2007年6月,江淩研究生畢業後簽約上海一家公司。2008年,武兵下船後“追隨”江淩至上海。當時正好是金融危機,工作不好找不說,上海的高房價也讓人望而卻步。江淩畢業那年,上海浦東房價已經每平方米1萬多元了,第二年直逼兩萬元。武兵工作這些年攢的錢不夠付房子首付,“這徹底打消我們在上海買房的念頭。”武兵說。
  江淩和武兵本來不打算這麽快結婚,“除了彼此,我們可以說‘一無所有’。”但家裏人催著他們結婚,特別是江淩媽媽。2009年10月,江淩接到家裏的電話:媽媽得重病住進武漢的醫院,病情非常嚴重。江淩連夜趕回武漢,在協和醫院照顧了她整整一周。那天,媽媽突然對江淩說:“不知道我還能不能看到你們結婚。”聽了這句話,江淩心如刀割,眼淚嘩一下就流下來。她突然明白了:生命是如此短暫,與親人相守的時間多麽珍貴,爲什麽要和那些身外之物較勁呢。
  江淩和武兵決定完成媽媽這個心願。他們回到老家戶口所在地的民政局領取結婚證,媽媽很開心,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。不久前,武兵在武漢一家外貿公司找到了工作,江淩也決定回武漢發展。江淩相信,他們美好的未來才剛剛開始。(文中當事人爲化名)
 
  “裸婚”體現一種新的價值觀
  昨天,記者采訪了家庭婚姻專家陳賜文。陳賜文認爲,80後興起“裸婚”的原因主要有兩點:一種是面對高房價、昂貴的婚禮,根據兩人的經濟承受能力決定“裸婚”;一種則是一種新價值觀的表現,部分“裸婚族”認爲,在建立婚姻關系之後,通過兩人共同奮鬥,爲小家庭創造財富和價值,這樣更有意義。陳賜文認爲,與奢侈的婚禮相比,這種婚姻態度、結婚形式有值得肯定之處。
  他也表示,由于個人幸福感部分來自于社會評價,父母、朋友及同事會怎麽看待“裸婚”形式,也可能給婚姻雙方造成壓力。他認爲,幸福婚姻生活中情感和物質都不能少,在長期婚姻生活中,男女雙方需要一起努力,才能爲社會創造價值並收獲幸福的生活。

來源:荊楚網
 

媒體報道
欄目導航
咨詢 短信 電話 QQ